春秋时期【www.463.net】

 历史人物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31 00:05

这个问题问得其实并不是很严谨,在文献中,很多诸侯国国君都不称“公”,除此之外,还必须明确一个观点:我国古时候的爵位,并非按照很多人所认为的那样分为“公侯伯子男”五等,下面,我就为大家详细解答一下我国上古爵位相关的知识。

结语

总的来说,大抵上,“公”应该是所有诸侯的统称,并非第一等诸侯。而侯、伯、子、男四等爵亦颇有混淆之处,具体如何划分,因上古史料残缺,已不甚明了。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之说,实乃孟子附会、后人讹传之说,站不住脚。

齐桓公称霸之时,尚打着“尊王攘夷”之旗号,号召诸侯各国以周天子为主,那么齐国自己自然不可能称王,其余诸侯国亦类似,只要还愿意尊周天子,则不可能称王。

齐桓公尊王攘夷

楚王之为王,在于抛弃了对周天子表面的尊敬,这一点与其余诸侯有所不同。

参考文献:

杨伯峻《春秋左传注》

杨树达《古爵名无定称说》

春秋时期的确比较乱套,有的国家国君称“公”,有的国君称“王”。

但不是题主所说的其他国家都称“公”,唯独楚国称“王”。

要分清这个问题,还需要大体了解一下夏商周三代世袭分封制度。

相传大禹治水时,在洛阳西洛宁县的洛河中有神龟浮出,背驮“洛书”,献给大禹。

大禹以此治水成功,并且依次把天下划分为九州。制定九章大法,治理社会。

这事流传下来,收入《尚书》中,名《洪范》。

根据九州的远近,大禹确定了五服的制度,以此缴纳赋税和进贡物品。

每服五百里,由内而外,亲密关系逐次递减。

有的说法是以王城为中心画个正方形,有的说是画个圆形,大体就是这个意思。

不管亲疏,地方的负责人都是一方诸侯。

到了商朝,演变为内外服制度。

内服是商人本族活动区域,外服是商族以外的附属国。

商王通过两种不同的管理制度来处理本族和臣服的外族事务。

商朝末年商纣王时期,号称八百诸侯,分东西南北四镇,每镇各统领二百小诸侯。

即东伯侯姜桓楚、西伯侯姬昌、北伯侯崇侯虎、南伯侯鄂崇禹。

东伯侯为天下八百诸侯之首,级别相同,但座次在其他三伯侯之前。

武王伐纣,建立周朝,开始实行世袭分封制。

周武王姬发分封姬姓宗族子弟及功臣为列国诸侯,共分五等,分别是: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。其余不及五等者成为附庸。

据《荀子·儒效》记载,周公“立七十一国,姬姓独居五十三人”。

比如:

宋国---子姓,公爵。系商王帝乙之长庶子,曰微子启。封国地为今睢阳县。 鲁国---姬姓,侯爵。系周文王姬昌第四子周公姬旦,佐文王、武王、成王有功,乃封其长子伯禽于曲阜,以辅周室。 齐国---姜姓,侯爵。系炎帝裔孙伯益封地,今山东青州府。 晋国---姬姓,侯爵。系武王少子,曰姬唐叔虞。封于唐,后改为晋。封国地为今山西平阳府绛县东翼城。燕国---姬姓,伯爵。系周同姓功臣,曰君奭。封国地为今幽州蓟县楚国---芈姓,子爵。系玄帝姬颛顼后裔。封国地为今丹阳南郡枝江。吴国---姬姓,子爵。系周太王长子姬泰伯之后。封国地为今吴郡。许国---姜姓,男爵。系伯夷之后,曰文叔。封国地为今许州。

无论爵位如何,名义上都是诸侯国,诸侯国的国君对应着爵位等级,称谓就是:

宋公、齐侯、燕伯、楚子、许男。

这是很严格的,不可僭越。

姜太公封齐国,称为“齐侯”,位居“五侯九伯”之上。

五侯指的是“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”五等诸侯,九伯是指九州之长,泛指天下诸侯。

姜子牙是齐国的始祖,谥号为齐太公。谥号需要周王朝批准才行。

这个或许是姜子牙对周朝建国的贡献,死后谥号为公,这也是一种褒奖。

这也符合中国人的习惯,对于去世的人给与更高的封号,以示尊崇。

齐国是大国,地位重要,之后的历代国君,都谥号为“公”。

活着的时候,诸侯在一起还是以“侯”相称。

再如周公旦,鲁国国君,侯爵,后世也以周公相称。

召公奭,燕国国君,伯爵,他的称谓“召伯、召康公、召公奭”等。

西周建立之初,周公、召公由其子到封国治理国家,他们留在朝廷辅佐天子,由于是周朝宗室大臣,而且辅佐朝政有大功,去世后谥号为"公"。

晋国,侯爵,在晋昭侯之前,都称晋侯。

晋昭侯把曲沃封给晋文侯的弟弟桓叔,晋国分裂为翼和曲沃。

晋侯也称作翼侯,曲沃是伯爵,先是称曲沃伯,后为曲沃武公(前716年--前679年)

后来,曲沃武公统一晋国,就成了晋武公。

之后,晋侯都称为“公”。

这已经是春秋时期,周室式微,权威丧失,各诸侯国不再那么听招呼啦。

国君去世,继承人就给确定谥号,不管周王室是否同意,诸侯国是否认可,起码自己国内叫着舒服。

有些因为势力强大了,逼迫周王提高爵位;有些诸侯国相互抬举,彼此提高爵位。

擅自改变谥号,这是僭越行为,可能就因为这么一个谥号,导致一场战争。

本来就想干一架,总要找个理由吧。

楚国是子爵,国君称为楚子。

我们听着别扭,楚国的国君们更感觉不爽。一直想提高一下国君的身份,可周王不允许。

一怒之下,楚国就自称为王。

一般史料皆称楚国称王始于楚武王熊通(?—公元前690年),但《韩非子》记载,楚武王之兄楚蚡冒已有“楚历王”的称号。

这恐怕是最早的自立为王吧。

但这一时期不仅仅楚国称王,吴王夫差、越王勾践等也都已经称王。

春秋时期,周天子作为天下共主,仅仅是名义上的存在。

各诸侯国各自行政,不再把周王放在眼里,不仅不听招呼,而且大多不再朝见和进贡。

国君的更替也不再按照程序上报批准,不管周朝廷是否认可,谁抢到算谁的。

国君去世后的谥号也是自行其是,想称啥就称啥,没那么多讲究,也没那么多计较。

诸侯混战,国家随时都面临着灭亡,那些谥号就没多少实际意义啦。

春秋时期,各国称谓的混乱,也反映出周王朝权威的丧失,对诸侯国掌控力的减弱。

你有时间看看《史记》就知道了!周王朝建立时,只有周天子可以称“王”。余者不可称王。其分封的诸侯国有71个,跟周王室同姓的姬姓国为53个。

分封的诸侯有宗室子弟、历代先贤后裔、王族功臣。这些诸侯的爵位分五个等级,即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。最高为公爵、最低为男爵。不及这五等者,则为附庸。这些诸侯虽说都称这公,那公,其实是尊称并非代表他所受爵位。

其实有些有名的大国所享爵位并非最高,爵位高的也不一定是大国。

比如虞国是公爵,是周太王(文王姬昌祖父)次子姬仲雍之后;虢国是公爵,虢仲乃文王之弟;宋国是公爵,比这俩姬姓国辉煌些,是商王朝后人,纣王庶兄微子开国。

像吴、鲁、燕、管、蔡、卫、晋皆姬姓为侯爵;而齐姜姓,乃功臣姜尚受封地也是侯爵;陈乃帝舜之后,杞乃大禹之后,皆为侯爵。

最后该说说楚国了,楚之先乃颛顼帝,颛顼高阳者乃黄帝之孙(昌意之子),高阳第五代孙陆终坼剖生子六人,第六个季连、芈姓。

周文王之时,季连之苗裔曰鬻熊,有功,生子曰熊丽,熊丽生熊狂,熊狂生熊绎。熊绎当周成王之时,举文、武勤劳之后嗣,而封熊绎于楚蛮,封以子男之田,姓芈氏,居丹阳。也就是说楚国开国君为熊绎,最先受封之爵为子爵,在五等公爵里属第四等。

熊绎第五代孙熊渠生子三人,熊渠曰:“我蛮夷也,不与中国之号谥。”把三个儿子都立为王,及周厉王时,暴虐,熊渠害怕周厉王伐楚,把这几个儿子王号又去掉。

后又经过十几代楚君,至熊通,是为楚武王,熊通先让周天子加位曰:“我蛮夷也,今诸侯皆为叛相侵或相杀,我有敝甲,欲以观中国之政,请王室尊吾号。”周王室不听,熊通自立为王。从此之后,楚君就称王了。到楚庄王时,楚国更强盛,楚庄王成为春秋五霸,所以庄王问鼎中原。

春秋时期,楚国、越国、吴国的国君称王,原因有二:一是地处偏僻的南方,文化落后;二是显示图谋中原的野心。

楚国、吴国、越国处于南方荒蛮之地,远离中原文化中心。春秋时期的政治文化中心在黄河中下游地区,楚国所在的长江中游、吴越所在的长江下游当时开发程度很低,尚属荒蛮之地;古代交通不发达,出行全靠骑马、步行,文化交流不畅通。三国国君夜郎自大,稍有成就后,便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开始自己称王了。在中原各诸侯眼里,这是一种严重的僭越行为,内心里其实是很鄙视的,也不承认他们的王号,《春秋》就直说楚子。

楚国、吴国、越国有称霸中原的野心。公元前606年,楚庄王把军队开到洛阳近郊,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,周定王派能说会道的王孙满去劳军。楚庄王见到王孙满后,就劈头盖脸的问,天子的鼎有多重,这就是问鼎中原的来历。显示了楚国不愿屈居南方,有图霸中原的意图。吴国、越国也是这样,在强大之时,都派军北上参与中原会盟。

综上所述,楚国、吴国、越国用“王”的称号,一方面是为了表明自己不是蛮夷之邦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,说到底还是因为内心自卑、不自信。

楚国的称王并不是从春秋时期开始的,得分两段时期来看。

春秋时期

其实春秋时期也就是我们如今对历史时期划分的一种方法而已,有一种春秋时期划分的方法是从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53年即平王东迁到三家分晋,这里就采用这种方法来划分春秋时期。平王东迁之后,周王室进一步衰微,真正意义上的天下共主逐渐变成了名义上的天下共主。“平静”了一段时间没有要再称王的楚国又有了动静,这时候熊通杀了自己兄长的儿子自立为君,并且开始扩张自己的领土壮大自己的实力。在“我蛮夷也...请王室尊吾号”无效之后,于公元前704年自立为王,这就是楚武王,此后楚王的称号就稳定到了楚国灭亡。


楚国两次自己称王都是用的“蛮夷”这个理由,对于楚国来说这在当时看来的确是一个合适的理由。其他地处中原之国用这个理由就不怎么好了,有些诸侯国国力虽强但是也无法制衡所有诸侯国,故名义上的共主局面还得维持,故中原之国没有人自立为王。

毕竟有些诸侯国的确实力很强横了,所以当时就有了一种新的称呼:“伯”。因为“五候九伯”是天下诸侯的通称,齐国的国佐曰:“五伯之霸也,勤而抚之,以役王命。”就是成为霸主的条件。在当时此“伯”的发音和“霸”是一样的,今天我们称的“五霸”中的“霸”字其实只是“伯”的假借而已。既然有了“伯”之称,其义约同于天子,所以在当时那些中原有实力的诸侯国也就没有称王的必要了。

不请自来,占位。



楚国称王就是耍无赖,恶心诸侯国

自东周礼崩乐坏以后,周王室对诸侯国控制力度下降,导致诸侯争霸,大鱼吃小鱼,相互吞并。看下春秋五霸的最初周天子给他们的爵位



秦:伯爵

齐:侯爵

燕:公爵

晋:侯爵

楚:子爵



也就是说最初只有燕国有资格称公,其余的都没有资格称公。可是随着其余四家武力越来越强盛,直到平齐平座的时候,那时候每年还要给周天子的面子去拜见一下,这一见面了,其余的四家都矮了燕国,所以啊心里就不爽了啊,秦齐晋先后擅越称公。


楚国本来也想跟其余国一样,可是楚地刚开始周天子分封的时候只是子爵,而且当时楚地地处东南,在其余诸侯国眼中就是蛮夷,大家都不想跟楚国玩,认为丢不起这个人。



周天子一看全天下都反对楚国,所以啊在礼制上就没有给楚国相应的待遇。楚王一看这个状况,心想好啊,我是蛮夷,那就蛮给你看,看不起我楚国那就不尊周天子了,回国后直接给自己封王,以后都叫楚王,有本事你们来咬我啊,不跟楚国玩我就恶心你们。


图片来源网络

春秋时期,并不是所有的国君都可以称为『公』。

诸侯列国的诞生来源,主要来自三个方面:周朝宗室姬姓子弟(晋国、鲁国、卫国)、武王伐纣时期的功、周朝杰出的臣子(姜太公)、商朝时期旧有贵族以及商朝王室后代(比如宋国)以及长江流域地带的诸侯。

按照史书的记载,周武王伐纣灭商,是趁着商纣王大举攻打东夷国家的战略空隙,果断发动的军事偷袭性行为。从地理位置上来讲,周朝势力占领了黄河中上游地区(陕甘宁、山西、河南、山东、河北、湖北)等商朝本来的统治范围,对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诸侯国家(楚国、吴越),没有实行实质性的占领和有效管理。武王回到都城之后,不久得病而崩。后来,三监之乱后,周公旦进行了二次东征,扩大了周朝的统治疆域。

楚国作为蚩尤(祝融)的后代,并没有进入炎黄子孙的华夏族建立的周国实际统治圈,而是建立了一种封建朝贡体系。因此,周朝实施的公侯伯子男的封爵制度,楚国上下并不是十分感冒和认可。本来就是两个国家和两个民族,凭什么要听周天子的话呢?

随着楚国势力的逐渐强大,开始向四周地区进行领土扩张,向北吞并了汉东地区的姬姓国家以及其他的诸侯国,向东吞噬了吴国和越国的疆土,向西开发了黔中郡、汉中郡和上庸郡。无论是管辖的疆域还是政治影响力,楚国的国君都有自信跟周天子抗衡。

因此,在周天子成为天王的背景下,楚国为了建立凌驾于诸国的政治自信和势力权威,在公侯伯子男的基础上,自称为楚王。

春秋时期,春秋五霸都称"公",而楚国称王,是有历史缘由的。

但是,中原各国国君的称号后面都冠有“公”字,与周天子分封的"公、侯、伯、自、男"五等爵位,其实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就是一种尊称。

参加过高考的亲们都熟知“郑伯克段于鄢”这句话。郑国是伯爵,所以孔子称郑国国君为"郑伯",可是通篇讲的都是郑庄公姬寤生与他老娘和弟弟的的故事。比如齐国是侯爵,他们的国君也称齐庄公。

这些流传下来的称呼,对于国君本人来说是陌生的,它是国君死后,卿大夫们根据他当国君的表现,给他们的一个“谥号”,作为一生功业的评价。

因此春秋时代的国君称号,可以用一个大致的公式:封地+褒贬+公。比如晋文公、宋襄公、齐桓公等。

若问楚国跟这些称"公"的诸侯国有什么区别,那就是——他们承认周天子是天下共主,而楚国不承认,自称为王与周天子平起平坐。

楚人自称是火神祝融的后代,他们的先人鬻熊曾是周文王之师。武王伐纣后,楚国没有受封,直到成王时期,楚国庇护了被谗言陷害的周公旦,才被封为小小的子爵,五十里封地,不过巴掌那么大。跟中原的诸侯大国都挨不上边,更别说跟他们并驾齐驱。因此天下诸侯会盟时,楚国只能跟鲜卑酋长一起在门外看火。

楚国因为“出生卑微”,一直为中原各国所卑视。楚国历代先君因此筚路蓝缕,励精图治,到熊通时期,楚国打败了江汉流域的随国,很赤裸裸地说“我有敝甲,欲以观中国之政”,希望周天子提高楚国的爵位,但周天子拒绝了。熊通一气之下,声称我是蛮夷,我不管你们中原那一套,于是自己称王,号为楚武王。

楚武王一生冒矢疆场,死在了伐随的路上,继任的楚文王也是死在战场上,可谓悲壮!到楚成王时期,经过扩张的楚国已经成为南方大国。

这时齐国在管仲辅佐下变强大,管仲打出了“尊王攘夷”的旗号,联合各诸侯国,成为春秋舞台上的“国际警察”。经常率兵教训一些不听话的国家,当然也包括楚国这个蛮夷大国。各诸侯国联兵雄赳赳地来开到楚国方程,兴师问罪"周昭王南巡汉书水不归"和"楚国不进贡包茅"两件事。

一场大战箭在弦上,蓄势待发。好在楚国足够强大,够诸侯们掂量掂量,开战能不能占上风。而且管仲也足够贤明,足够识时务,为周天子向楚国讨了几捆茅草,得了理就撤军,避免了两强相争,生灵涂炭。

孔子时代,楚国已经占据江汉流域,成为当时南方疆域广大的国家,可是在《春秋》里,他老人家还是依旧一口一个“楚子”,丝毫没有抬高楚国国际地位的意思。

楚国为芈姓,是周朝的分封诸侯国,为子爵。楚国在周平王东迁洛邑不久,就称王。楚国之所以能称王,就是因为楚国远离中原,在长江流域不断征服南方众多蛮族,地域辽阔,民风彪悍,国力强盛,在楚武王的时候,楚国开始称王,并与周朝分庭抗礼。

公元前977年,周昭王时期,周昭王帅兵讨伐荆楚,结果遭到楚地的楚人(与楚国不同)袭击。楚王当时在楚国停留,周昭王用武力让楚国臣服,结果出国不满,为其提供的船只时,用了劣质的胶故意不把船粘牢固。在周昭王度过汉水的时候,遭遇楚地的荆蛮的袭击,结果船解体漏水,楚昭王溺水而死。所以,司马迁的《史记》当中记载:“昭王南征而不复”就是这个原因。

周昭王南征楚国,死在楚地,说明当时的楚国已经敢与周天子叫板了,当时的楚国不向周王纳贡,周天子才讨伐他。所以周平王东迁洛邑周王朝国力更加衰弱,在公元前704年,楚武王熊通率先称王,周天子拿他也没有办法,只有默认他称王。

再春秋时期齐桓公称霸以后,曾经以周天子的名义讨伐楚国,齐国齐桓公就拿周昭王溺死楚地的事情说事。当时的齐国也不敢轻易与楚国交战,所以齐桓公只责备楚国,让楚王向周天子纳贡了事,然后与其结盟而归。足见当时的楚国实力已经不小,在秦灭楚的时候,动用了秦国六十万的大军,足见楚国是很难对付的一个国家。楚国后来虽然灭亡,但是留下了: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的豪言壮语。

公元前1044年,周武王姬发率领众诸侯起义,组成了一支讨伐纣王的联军。两年后,伐商联军在牧野大败纣王,灭亡了无道的商朝,建立了崭新的朝代——周朝。

周武王夺取天下后,自称为"天子",并将伐纣过程中立下功劳的诸侯、上古圣贤人物的后代,以及自己的同族宗亲分封到全国各地,让他们各自建国,拱卫中心的周朝都城镐京。后来,周朝迁都洛邑,历史进入春秋时期。

这一时期,其他国家都称"公"例如齐桓公,唯独楚国称"王"例如楚庄王,这是为什么呢?

后世称呼一国之主的"皇帝"一词,要到公元前221年才被自认为"德兼三皇、功盖五帝"的秦始皇嬴政所创造。在此之前,周朝作为天下共主,被称为"天子"、"周王",而其他诸侯则只能够自称为"公"。据唐代史学家司马贞所著的《史记索隐》记载,后世称之为"春秋五霸"的五位国君,分别是齐桓公、晋文公、秦穆公、楚庄王、宋襄公。

而《荀子》主张的"春秋五霸"则是齐桓公、晋文公、楚庄王、吴王阖闾、越王勾践。这些君主中,齐、晋、秦、宋的国君都称"公",而吴、越、楚则不同,他们虽然身为诸侯,但自称的确实与周天子地位相等的"王"。而要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情况,还得从这几国的建国史说起。

我们先来说说题外的吴国和越国。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称王的吴、越、楚三国都处在当时中原地区以南的偏僻之处,那里距离周天子掌控力最强大的地区比较遥远,正所谓"天高皇帝远",再加上古代交通不便,信息不通畅。可能诸侯在南方称王很多年后才会被周天子知晓。

当然,即使如此,也不是人人都敢于称王的,称王前必然要具备一定的实力,否则周围的强邻很轻易便会以"尊王攘夷"为名前来讨伐。吴国、越国因双方的君主夫差、勾践而为人所熟知,"卧薪尝胆"也是后世常用的成语典故。

而早在夫差成为吴王前百余年,吴国国君已然称王。传说,周文王的祖父周太王有三个孩子,周文王姬昌之父季历是最小的一个。周太王喜爱自己的孙子姬昌,但按照立嫡立长的继承规则,季历是无法继承的。季历的两个哥哥懂了父亲的心意,便主动离开,前往了南方,于是开创了吴国。

后来吴国持续发展,逐渐壮大,据《史记》记载,鲁成公五年(前586)时,"寿梦立而吴始益大,称王。"越国则是夏朝君主少康的后裔,他们在南方发展许久,到了周敬王时,越国国力渐强,于是国君允常便自称越王。

楚国和吴、越非常相似,楚国本是北方一支部族,受到商朝人驱逐而逃往南方,周朝建立过程中,楚部落首领鬻熊为周王当火师,肩负祭祀祈祷重任,但周朝建立后却没有得到封赏。直到周成王时期,鬻熊的曾孙熊绎才得到封爵,不过也只是最低等的子爵。

在楚国的发展过程中,来自中原的诸侯们都对其十分蔑视,认为楚国地处蛮荒、人民野蛮,不配和中原众诸侯一同会盟,于是都排挤楚国,称之为蛮夷。楚人忍辱负重,背负着屈辱和嘲笑,拼命的开垦土地、发展国力,并陆续对外吞并了一些小国。

据《史记》记载:"三十五年,楚伐随。随曰:'我无罪。'楚曰:'我蛮夷也。'"可见,楚人对于"蛮夷"的称号恨之入骨,并用这一称号来挖苦曾经嘲笑楚国的随国。楚国攻打随国,让身为周朝宗亲的随国国君面见周天子,请求为楚国提升爵位。

楚武王三十七年(前704),随国国君带着周天子否定的答复回到南方,"楚熊通怒曰:'吾先鬻熊,文王之师也,蚤终。成王举我先公,乃以子男田令居楚,蛮夷皆率服,而王不加位,我自尊耳。'乃自立为武王,与随人盟而去。"楚国国君自此代代称王。

综上所述,楚国之所以称王,最为主要的原因便是受到诸侯的嘲讽、周王的轻慢,这也是日后楚庄王做出"问鼎中原"的威胁举动之原因所在。其次,距离周天子和其它强国距离较远,不易被讨伐也是楚国称王所依仗的因素之一。

周武王灭商成功之后,封了很多姬姓宗室和功臣为诸侯,而诸侯们根据等级又分为公爵,侯爵,伯爵,子爵,男爵,我们比较熟悉的几个诸侯国的爵位是这样的。

鲁国公爵,宋国是公爵,齐国是侯爵(虽然齐国的第一位是姜太公,但那个只是尊称,并不是他的爵位),燕国、晋国、卫国是侯爵,郑国、秦国是伯爵,楚国是子爵。

那像晋文公,齐桓公这样的也称公,是因为他们是公爵吗?其实并不是,像刚才所说的,齐国与晋国都是侯爵,那他们怎么会称之为公呢,难道是因为他们是春秋五霸,所以晋升为公吗?

其实也不是,晋文公,齐桓公,这都是他们的谥号,他们可不是在世被人叫做晋文公和齐桓公的,应该会被叫做晋侯和齐侯,或者被叫名字,分别是重耳或者小白。

而在谥号里面,是可以称之为公的,比如《扁鹊见蔡桓公》里面的蔡桓公,还有那个郑庄公,郑伯克段于鄢,就是称他为郑伯。

那为什么楚国要称王呢,要知道只有周天子才能称王?这个就得讲一下楚国的来历了。楚国的祖先是颛顼帝高阳,高阳是黄帝的孙子。高阳有个后代叫做重黎,是帝喾的火正(掌管火的),被赐予祝融的称号。

因为共工氏造反,帝喾让祝融攻打共工,但是祝融失败了,帝喾就杀死了祝融,然后让祝融的弟弟吴回继任祝融的称号。

吴回的儿子陆终,陆终的六子叫季连,芈姓,这个就是楚国王族的先祖,季连在周文王的时候,有一个后代叫鬻熊,跟随周文王,鬻熊的后代叫熊绎,被周成王封到了楚地,赐给子爵。

熊绎有一个后代叫熊渠,他在周夷王的时候,看到周朝王室衰弱了,就将长江与汉水一带的打下来了,他说:我们在蛮夷之地,不用像中原那样的叫法,所以就封自己的三个儿子都为王。

但是到了周厉王的时候,熊绎担心周厉王打过来,所以又把王号给去掉了。一直到了东周的时候,公元前706年,楚君熊通派军队攻打随国,随君说:我没错呀,你怎么打我呢?熊通说:你帮我告诉一下周天子,让他封我尊号,这样我就能参与中原的政事了。

可是周天子不答应,公元前704年,熊通说既然周天子不肯加我的尊号,那我只能自己加封了,于是熊通就封自己为楚武王,后面的楚君都自封为楚王了。

西周时期

楚国一开始也是不敢称王的,其实从西周中后期开始,西周的实力就已大不如从前。到了周夷王之时周王室已经虚弱到了一定程度,此时诸侯都不朝见周天子了,这时候有野心的熊渠就来了句“我蛮夷也,不与中国之号谥”,于是自立自己的三个儿子为王,这就是楚国第一次自立为王。

但是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,周厉王时期有了几场战争的胜利,这让熊渠看到之后心生畏惧,怕周厉王伐楚,当时的楚国也没有实力百分百抵御周厉王的讨伐,所以废掉了王位。自废王位之后的楚国有一段时间没有称王。

爵名无定称

例一:公与侯兼称

五等爵说法是错误的第一个有力的力证,便是同一诸侯国的君主,有时候称公,有时候称侯。比如《尚书·费誓》中这样记载:

鲁侯伯禽宅曲阜,徐、夷并兴,东郊不开。作《费誓》。公曰:……

开篇曰“鲁侯”,紧接着又说“公曰”,此处侯与公皆指伯禽,而伯禽为周公长子,鲁国第一代国君,若按五等爵而论,则不可能称鲁侯。

周公佐周成王,子伯禽就封鲁

除了古籍之外,后世出土的一些西周青铜器上亦有铭文可以作为佐证:

鲁侯鬲:鲁侯作姬番鬲。鲁侯彝:鲁侯作姜享彝。鲁侯壶:鲁侯作尹叔姬壶。

这些青铜器,将鲁国国君称为侯,也有称公的:

帅隹鼎:……鲁公孙用鼎。

这里则称鲁公,除了姬姓诸侯国之首鲁国之外,异姓诸侯国之首齐国亦有类似的情况。《左传》中称齐国为“齐侯”,也称“公”,出土的青铜器中,也有“齐公”“齐侯”等不同称呼。比如《左传·僖公四年》记载:

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,荡公。公惧变色;禁之,不可。公怒,归之,未之绝也。蔡人嫁之。

开篇称齐桓公为“齐侯”,后又称“公”。可见,作为西周初期分封的两个最重要的诸侯国鲁与齐,亦可称为侯。

例二:侯与伯兼称

西周时,小国林立,不下于百,其中有一个小国叫井国。在历史上默默无闻,但近代出土过一些关于井国的青铜器,这些青铜器的铭文,分别是这样称呼井国国君的:

井侯樽:王令辟井侯,出侯于井。麦鼎:井侯延融于麦

这里称井国国君为侯,也有称伯的:

井伯瓯:井伯作瓯。利鼎:井伯内右,利立中廷。

可见,同一国诸侯,称侯者有之,称伯者亦有之。

此外,还有侯与子、公与子、公与伯、伯与子等等并称者屡见于诸西周青铜器铭文。

楚王之由来

楚国亦是最早的诸侯国之一,在武王伐纣时,楚人大抵是一个比较落后的部落,但因为跟随武王伐纣有功,亦获封诸侯,但依然被中原诸侯各国视为蛮夷。

楚公逆钟上的铭文说:

唯八月甲申楚公逆自作……

而《左传》中则说:

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,蔡溃,遂伐楚。楚子使与师言曰……

可见,楚国作为最早的诸侯国,亦有“公”与“子”等并称的现象,这一点也可以与前文印证。

楚国作为早期诸侯国,因受到中原诸侯国以及周天子的歧视,所以心里一直有怨气。因此,索性就自立为王了。

楚熊渠僭越称王

春秋时期【www.463.net】。虽然如前文所说,诸侯爵位并没有“公侯伯子男”的等级,但是王与诸侯之间的等级还是存在的。《诗经·小雅·北山》中就说:“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”不管周天子对诸侯各国的掌控力有多大,但天下只有一个王。楚国国君称王,实际上就是一种僭越。

当然了,楚国国君之所以能称王,除了他因为被歧视而不服之外,还在于楚国有着强大的实力。因为一旦僭越称王,必然引来周天子甚至是其他诸侯国的征讨,一旦对付不了,那么可能就迎来灭国的下场。

楚国国君最早称王是在周夷王时,当时王室衰微,后来到了在周厉王时,楚国惧怕周厉王前来讨伐,又去掉了王的称号。一直到了春秋初年,楚武王熊通再次称王,那之后,楚国国君便世代沿用王的称号了。

其他诸侯国要么没有楚国那么强大的实力,要么至少表面上仍然对周天子表示臣服,自然也就不会僭越称王了。

问:春秋时期,为什么其他国家都称“公”,例如齐桓公,唯独楚国称“王”,例如楚庄王?

www.463.net 1

五等爵之起源

战国时代,《孟子·万章下》中记载:

www.463.net,天子之制,地方千里,公侯皆封百里,伯七十里,子男五十里,凡四等。

孟子首次提出了公侯伯子男的概念,后来的《礼记·王制》以及成书于汉代的《白虎通义》都引用了这一说法,后世遂以为圭臬。

周初分封诸侯爵位

到了近现代,中西方文化交流,于是国人在翻译时便将西方贵族爵位与公侯伯子男一一对应,有人可能会有疑问,为什么我国古代的爵位和西方贵族爵位都是公侯伯子男呢?其原因便在于此,这不是一种巧合,而是翻译时故意进行了对应。

但今天在这里,我们要纠正一个观念:上古时候五等爵的说法,其实是错误的。